价值百亿的房产平台 Cadre 想颠覆传统房地产业!这位 3





价值百亿的房产平台 Cadre 想颠覆传统房地产业!这位 3

本文经 创新拿铁 授权转载
作者:Hayden

房地产业存在已久,透过仲介交易的方式却没什幺改变,因此被视为是侏罗纪行业。来自弱势家庭的 Ryan Williams 想用科技颠覆传统模式,虽然一路受阻,但怀疑的眼光被他转为前进的燃料,最终建立起价值 20 亿美元的企业 Cadre。

用 APP 线上直接交易商业房产,就像在亚马逊上买卖东西一样方便

美中贸易战打得火热,台商资金纷纷回流,金额上看 5000 亿台币,对台湾经济有正面影响,而其中又以商用房地产的受惠最深。但房地产的价格一向不透明,营运模式又缺乏变化,因此被戏称是侏罗纪行业。但现在美国有一家房地产电子商务网站Cadre,打算用科技经营彻底颠覆传统的房地产行业。

Cadre 由年仅 31 岁的 Ryan Williams 在 2014 年创立,总部设在纽约市,有 45 名员工。Ryan Williams 是非裔美国人,在路易斯安那州的首府,巴顿鲁治市的工人家庭中长大。他和 Apple 公司创办人 Steve Jobs 一样,喜欢穿着相同款式的圆领套头衫,显示了他追求简约的个性。

Ryan Williams 13 岁就开始创业,开了一家名为 Rapappy 的运动服装公司,并在高中毕业前将它卖掉。在唸哈佛大学时,遇到房地产市场崩盘,看到商业房地产被贱价拍卖,拍卖价格和房屋的合理价值之间存在重大差异,于是兴起了利用市场的不理性赚取差价的想法,在大学高年级时建立了一个房地产网站。

房地产是珍贵资产,应该普遍让投资者参与

Ryan Williams 使用房屋税务识别码(Tax Parcel ID)来追蹤房产价值,并分析其价值与实际售价的关係。他拿着分析的数据,说服了有钱的哈佛校友投资,于是开始购买数十处房产,再以原价三倍的价格卖掉。到了 2010 年他要毕业的时候,陷入了是否要继续扩展这项事业,还是要改去高盛银行从事投资银行业务的抉择。

Ryan Williams 后来决定两者兼顾。他先到高盛银行的科技媒体通信事业群待了两年,再到黑石基金集团的房地产私募基金事业群工作。他白天工作 18 个小时,晚上回到住处后,再继续房地产的投资事业。他认为房地产是一项珍贵资产,除了少数高资产人士外,应该也要让更普遍的投资者参与。

于是 Ryan Williams 在 2014 年离开黑石基金集团后成立 Cadre,目的是让每个人都可以和高资产人士一样有机会在房产上获利。不论是个人、团体或机构,投资门槛一律从 5 万美元开始,并可以订阅 Cadre 经过审查后推荐的房地产资料,在线上直接交易商业房地产,就像在亚马逊上买卖东西一样方便。

Cadre 的共同创办人还包括了川普的女婿 Jared Kushner 和兄弟 Joshua Kushner,他们也是哈佛大学校友。Jared Kushner 也是政府的主要顾问,而 Josh Kushner 创立的风险投资公司 Thrive Capital,则是 Cadre 早期的支持者。

价值百亿的房产平台 Cadre 想颠覆传统房地产业!这位 3房产经纪转型为科技公司是大势所趋

Cadre 在线上推荐的房地产,都是经过机器学习和统计分析后才提供给投资者。这些投资资讯以往都被传统的房产经纪商列为商业机密,但现在 Cadre 将资讯及价格公开透明的放在网站上,协助投资人做出更好的投资决策。

Cadre 每年评估 500 多个房产投资专案,每个案子总投资金额一般至少 5000 万美元(约 15 亿新台币),审查后筛选出其中的 2% 左右推荐给投资人。投资人透过购买房产专案的部分股权后成为合伙人,Cadre 再将他们组成专案的有限合伙企业。

而提出开发案的房地产开发商,以前要花几个月时间,找了几十个投资人后,才能组成开发团队,现在透过 Cadre 将一切作业搬到平台上,时间只要几个礼拜。

Cadre 也提供类似私募股权基金(Private Equity)的投资组合,但费率比它们更低,规定也更少。传统的私募股权基金只提供给高资产人士,基金收 2% 的投资费用,赚了钱后还要再拿利润的 20%。而 Cadre 只收一次性的投资开办费,以及定期的投资资讯费用。一家开发商与 Cadre 合作后表示,Cadre 的合约内容比大型私募股权基金的规定简单得多。

Cadre 自己也投资房地产,然后再转手给有兴趣的投资人。2015 年 1 月它参与了 Kushner 公司收购四栋位于纽约皇后区住宅大楼的投资案,该物业的总销售金额为 1520 万美元(约 4.7 亿新台币),而 Cadre 获得 50 万元美元(约 1552 万新台币)的销售佣金。

Cadre 主要面对来自传统经纪商的竞争,但 Cadre 致力于将投资流程自动化以降低公司成本,并以人工智慧承销其房地产投资交易,还让客户在线上浏览交易时,能用 APP 立即完成投资数十万美元的交易。这些技术使 Cadre 的营运模式与传统经纪商相比,更加的灵活且透明,因此 Ryan Williams 在 2017 年表示,Cadre 的发展迅速,交易量已经达到了 10 亿美元。

而商用房地产领域,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创公司。例如「42Floors」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网路公司,以提供商业房地产和办公室租赁资讯为业,已经得到 Joshua Kushner 的 Thrive Capital 投资。还有一家「Rofo」线上房地产租赁平台,让潜在租户和房东之间可以跳过仲介的干预直接交易。因此顾问业者 Deloitte(勤业众信)在一份商业房地产报告中指出,在未来几年内,传统的经纪公司将会被迫转型为科技公司,否则就会被淘汰。

在这种趋势下,Cadre 会受到各方的资金追捧也就不足为奇了。Cadre 从高盛、Andreessen Horowitz、Peter Thiel 和马云等知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近 7 千万(约 21.7 亿新台币)美元的资金。而 Ryan Williams 的老东家高盛银行,则设定其客户透过 Cadre 平台投资的金额能达到 2.5 亿美元(约 77 亿新台币)。金融大鳄乔治·索罗斯(George Soros)的公司也给 Cadre 2.5 亿美元的信用额度。Cadre 的市值目前接近 10 亿美元(约 310 亿新台币),而在一项投资条款说明书(Term Sheet)中,有投资者评估 Cadre 的价值达到 20 亿美元(约 620 亿新台币)。

 

价值百亿的房产平台 Cadre 想颠覆传统房地产业!这位 3公司规模化后,面对的挑战才要开始

但 Cadre 与美国总统 Trump 的女婿 Jared Kushner 之间的关係也引起了争议。Jared Kushner 的妻子 Ivanka Trump 最近参与制定了一项对经济困难社区的投资计划,计划案的投资者能享有减税优惠,于是 Cadre 发起了一项专门投资于这些社区的基金,引起民间监督组织指控 Trump、Jared 与 Cadre 之间有利益关係。

Ryan Williams 则强调 Jared Kushner 已经没有参与公司营运,现在的角色比较像是顾问,并且已经卖掉了他在 Cadre 的大部分股权。但根据「华尔街日报」的报导, Jared Kushner 拥有 Cadre 的股份价值仍高达 5000 万美元(约 15 亿新台币)。

Deloitte 的房地产研究中心负责人 Surabhi Kejriwal 则指出:「Cadre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比传统业者更透明,但传统的经纪商也有自己的存在空间。我们不确定人们是否愿意接受线上房地产交易,但随着时间经过,新鲜感消失,Cadre 可能很难与传统的经纪商竞争。」

有些人则怀疑投资者会愿意在线上投入数百万美元交易,但一位 Cadre 的投资者表示:「那些高资产人士经常做这种 5 万到 10 万美元的小额投资(约 155 万到 310 万新台币),就像是下赌注一样,这些钱占他们财富的比例非常小。一般投资人则可能更愿意根据 Cadre 应用程式所提供的丰富讯息来投资,这些数据让人一目了然,就像是我已经知道想买什幺样的车,不再需要一些推销员来告诉我。」

另外,Cadre 也面临其他投资选择的激烈竞争,例如不动产持有人发行的房地产投资信託基金(REITs),投资人买卖的方式和股票差不多,参与的门槛比 Cadre 低很多,还能按时收到业者支付的股息。

价值百亿的房产平台 Cadre 想颠覆传统房地产业!这位 3

Cadre 也面临线上商业房地产投资平台 CrowdStreet的竞争,它与 Cadre 同样在 2014 年成立,但在一些基金上的最低投资额为 25,000 美元(约 77 万新台币),只有 Cadre 的一半,还宣称能让投资人在两年内赚到接近 50% 的报酬。

风险投资公司 Khosla Ventures 的创办人 Samir Kaul 则指出,Cadre 将科技带入房地产业,在公司规模化后,也将面临与科技业相同的挑战。虽然许多科技新创公司拥有大量的风险投资资金,但最后能存活下来的不多。目前尚不清楚像 Cadre 这类的新创公司在经济衰退期间的表现如何,如果美国联準会(FED)继续升息,这些挑战都超出了 Cadre 能够控制的範围。

想要转变人们的想法是创新的原动力

但 Ryan Williams 非常清楚未来会面临的挑战,他并非一帆风顺,早期也经历过无力支付员工薪水的窘境。他说:「我喜欢证明人们错了,有些事情本来就不确定,但我喜欢应付不确定性,这就是我担任 CEO 的职责。」

Ryan Williams 表示,Cadre 想利用科技改造房地产,从一开始就受到许多业内人士的质疑,所以会受到阻力很正常。那些不相信这个想法或概念的人,便是 Cadre 开始所有伟大创新的原动力。就好比 Ryan Williams 的成功,同样也翻转了许多人对非裔及工人家庭先入为主的观念。他说:「你的成就是关于你能做出什幺贡献,不是关于你的肤色,不是你的性向,不是你的社会经济背景。」

Ryan Williams 也将 Cadre 的成功,归功于他的导师网络(Mentors Network)。例如房地产公司 Vornado Realty 的前任执行长 Michael Fascitelli 现在是 Cadr e 投资委员会的主席,这些前辈的指导让 Cadre 避开了许多犯错的可能。

有些人推测 Cadre 的未来动向,可能会找一家更有规模的房地产公司或是一家科技公司合作,也有可能追随 UBER、Lyft 和 Pinterest 的脚步,藉着股票上市取得数十亿美元资金。但 Ryan Williams 的雄心壮志可不只如此,他认为 Cadre 未来的机会比这些公司更大。虽然他不排除 Cadre 公开上市的可能性,但取得资金只是达成目标的手段,善用科技力量让房地产业脱离侏罗纪时代,才是 Ryan Williams 当前主要的志愿。

更多关于房地产的消息

硅谷每月房租 5 万台币起跳,科技公司打算自己盖房子给员工啦!
硅谷公司美超微扩大投资台湾,斥资 20 亿扩建厂房
为什幺手上有 200 万,在台湾应该投资「房地产」而不是创业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